首页 异界 第92章 媚儿其人

第92章 媚儿其人

第92章 媚儿其人 鹤舞情 2275 2017-12-24

    苟勇被气的邪火上升,一回头又看见自己的三夫人正眼珠儿不错地看着寒城墨远去的背影,更加地怒火中烧,狠狠地在媚儿的身上抓了两把,“贱人,人都走远了还看哪!别忘了现在爷才是你的男人,要看也是看老子!以后再让我发现你对别人恋恋不舍的,弄死你!”  

  “爷,媚儿没有,自从把身子给了你,媚儿的心里就只有你一个人了!你这么说,媚儿好伤心啊!”许媚儿一边眸中含泪委屈十足的发嗲,一边把身子靠在苟勇的怀里,用她的波澜壮阔磨蹭他的胳膊,撩拨地他心痒难耐,一下子就忘了刚才的不快了。但是许媚儿低垂的眼帘下遮挡住的却是一抹凶狠:寒城墨,咱们走着瞧,竟然如此折辱我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今天说过的话!  

  而苟勇见寒城墨已经走远了,许媚儿又在他怀里发浪,早就心痒难耐了,拉着她急吼吼地上楼去了。刚才他说的那些气寒城墨的话,现在准备实践去了。  

  店小二看看门前的雕像,再看看主子的背影,没敢出声,这个时候打扰主子的兴致,应该不是一个明智之举,所以对不起了诸位,在那儿多待一会儿吧。  

  这苟勇最初确实是为了与寒城墨过不去才勾搭许媚儿的,但是到手之后反倒被她那股子媚劲给迷的神魂颠倒的,对她也是喜欢的不得了。所以当他看见许媚儿盯着寒城墨的背影瞧时,他才会发怒。  

  而这许媚儿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女子,她本是京城里有名的歌姬,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寒城墨,惊为天人,从此就缠上了他,后来干脆在京城里放话说两人已经互许终身。  

  寒城墨当时连命都顾不过来,哪还有精力理会她,所以这才让许媚儿更加放肆,也让苟勇有机可乘。后来许媚儿终究敌不过的苟勇的软硬兼施,又被他下药得了身子,所以只能终于嫁入苟府成为了他的三夫人,叫的好听,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小妾而已。  

  这许媚儿也是个聪明人,知道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豪门深宅里,她一个无依无靠毫无背景的弱女子,要想生存下去,只能依靠男人的眷宠。所以她使劲了浑身解数讨好苟勇,终于使得他迷恋不已,对她也是有求必应。  

  可是许媚儿虽然身子被苟勇占了,心里却还是对寒城墨念念不忘的,她以为寒城墨一直没有反驳她的宣扬,就是默许了她的身份,当初一直做着嫁入王府的美梦。后来被苟勇算计了之后也殷殷期待着寒城墨前来安慰,久等未得之后还幻想说他是有苦衷,是生病了不知道她情况。可是一晃就是一年,寒城墨从未出现过,许媚儿也就当他是害怕苟勇的势力不敢与其争锋,所以也只是暗叹自身的不幸而已。没想到今天寒城墨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那样一番话来,原来自己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死皮赖脸、连模样都没记住的女人而已。  

  “寒城墨,算你狠!既然对我无意,为何当初不明确地告诉我!害得我没了名声,还搭上了一生来应付苟勇这个色中恶魔!此仇不报,我许媚儿枉为人!”许媚儿一边在苟勇身下承欢,一边心底暗暗发誓。  

  这世上,总是有这样一些自以为是的人,以自己的喜好为出发点,总想让天下人都受他的摆布,按照他的意愿去行事,稍有不如意就怨天尤人,甚至还把过错强加到别人身上,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受害者,处处与别人寻仇。许媚儿恰恰就是这种人,而且还是其中的翘楚,既有美貌又有心计,既有手段又有狠劲,所以即使她此刻没有势力,却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危险人物。  

  而寒城墨虽然不惧这一个小小的风尘女子,但是老话说得好,“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”,当他有一天因为这个被他忽略的小角色而受重挫后,懊悔难当,恨不得当初就结果了她的性命。  

  但是寒城墨不会未卜先知,哪能知道那么久以后的事情呢,此刻的他正忙着向梅落解释清白呢。  

  “落儿,你听我给你解释啊,你千万千万别误会。那个女人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当初我只是在和朋友吃饭时见过她一次而已,然后她就自作多情地赖上我了。只要我出门,她就能打听到然后出现在我面前,我也是不堪其扰啊。但是你知道我的性格的,对于不相干的人,我根本理都不理,可能她就因此而误会了什么吧。后来干脆就逢人便说她是我的未婚妻,等我知道消息想去警告她时,她就被苟勇那家伙给惦记上了,我看她也是在劫难逃了,也就没再管她了。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落儿,你要相信我,我发誓自己绝对是清清白白地!”  

  寒城墨像是个哈巴狗一样围着梅落打转,又是解释又是举手发誓的,惹的梅落暗笑不已。  

  男人嘛,就该对自己的女人全心呵护,及时发现女人的不开心,不要让她有一点点不愉快。即使偶尔服低做小,也要让女人心里舒坦,不留疙瘩。一个好女人不求她的男人大富大贵,也不稀罕他的海誓山盟,细微之处的疼爱才是最能打动人心的。  

  而梅落正是被寒城墨的这种掏心窝子的真诚对待所打动的,而且随着相处的时间越长,心也就交的越多。这样一个对外宠辱不惊,对内却温柔小意的俊逸男子,如何让梅落不喜欢呢。  

  梅落看着不断解释求谅解的寒城墨,突地想到了前世时的恋人,好像他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一面吧。一直以来子玉都是大男人样,即使两个人吵架了也都是自己主动哄他,从来没有过他对自己服软的时候。现在想想,自己前世真是傻的可以了,和子玉恋爱哪有过什么甜蜜啊,自己就像是个老妈子一样地照顾他,而他理所当然地享受还净是挑剔。当再一次动心之后才发现,以前自己爱上的是心目中的男神偶像,所以一直膜拜,结果最后还被一脚踹开。这一次,她一定不那么傻,爱情需要双方共同付出。当然,她也不会极端地去做一个傲娇的女王,亲手毁了自己的幸福。  

  “好了,阿墨,别紧张了,我又没说怀疑你。先找个地方吃饭吧,就前面那家‘食为先’可好?”  

  寒城墨一听,抬起的脚都忘记放下了,就那么维持着往前走步的姿势定在那里了,心底像开了锅一样。  

  “就这样?没有质问,没有吃醋,没有怀疑,什么都没有,就过去了?想象中的暴雨雷霆呢?想象中的连环逼问呢?是女人心太难测,还是我的落儿太不同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