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87章 争风吃醋

第87章 争风吃醋

第87章 争风吃醋 鹤舞情 2832 2017-12-24

    可是梅落装死也没有用,那个声音继续在她耳边聒噪。  

  “小落落,你也太没有良心了,我千里迢迢地赶去看你,可是你竟然一声不响地偷跑了,害的我这顿好找啊!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,终于让我逮到你了!说,你刚才是不是看见我了,竟然还躲?我有那么可怕吗?”  

  “可怕,可怕极了,您比那毒蛇猛兽都可怕啊,您自己不知道吗?”梅落这话只敢在心里说说而已,可不敢对这人说,不然她会很惨很惨的!  

  小天暗暗心酸,这噩梦果然还是来了啊!他拉着甜甜悄悄地往寒城墨身后蹭,努力降低自身的存在感,希望不被发现,娘亲一个人遭殃就够了,可千万别又连累上他们啊!  

  可是,他们俩可能平时好事做的少,又不常去庙里烧香,所以菩萨没有听到他们俩的祈求,让他们的祈愿落空了。  

  “甜甜,你个小没良心的,见到了我怎么还装作没看见啊,过来,让叔叔瞧瞧,是不是吃胖了。”  

  甜甜艰难地摇了摇头,不去,坚决不去,她都六岁了,是大姑娘了,不想和他玩儿那丢脸的游戏。  

  可是抗议无效,甜甜尖叫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丢到了半空中,然后一个彩色的身影飞身而起,在半空中接住了她,一同落到了地上。  

  “哈哈,一年不见,甜甜果然重了不少哦!”  

  甜甜身子一歪,倚进梅落的怀里,假装被吓晕过去了。太丢人了,她可不敢抬头看周围人,那肯定都是跟看耍猴戏一样的表情。  

  小天在心底里同情妹妹,但是也没敢出声,默默等待着自己即将面临的惩罚。他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,当初鼓动娘亲逃跑时他就想到会有今天了,只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快,看来他还是小觑了这个疯子的本事了。  

  “哈哈,甜甜,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嘛,这个世界上能让我陪着玩儿丢高高的只有你一个哦,你应该感到荣幸和高兴嘛,多少人求着我和他们玩儿,我都不稀的理呢。”  

  “嗯,你要是把身份亮出来,可不有的是人想要和你玩儿咋的,但是这里面应该不包括六岁的孩子吧!”梅落心底嘲讽,嘴上还是不说话,继续看他折腾,也是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。突然面对他,她得找找频道。  

  “小天,见到我怎么不打招呼呢?是不是做贼心虚了?”  

  小天飞快地瞟了他一眼,然后继续低头,声音呐呐地说:“我又没做贼,心虚什么?”  

  他说这话时明显就有些底气不足,寒城墨都听出来了,心里暗笑:毕竟还是个孩子啊,连说个慌都这么理不直气不壮的。  

  而那个人更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,“嘣”地一声使劲弹了下小天的脑门,然后用着调侃的语气质问他:“哦,不心虚?不心虚为什么不敢抬头看我?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提前得到我即将抵达白河镇的消息,为什么还让你娘亲带着你们跑到京城来?说,你又有什么鬼主意,旁边这个男人又是谁?”  

  小天捂着脑门不说话,呜呜,好疼啊,这个疯子每次都要找借口弹自己的脑瓜嘣,这都什么癖好啊!  

  寒城墨此时也问向梅落:“落儿,这个穿的花里胡哨的男人是谁?像个花孔雀似的。”他很不开心有个长相妖孽的男子这样亲密自如地和梅落三人说话,让他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。  

  梅落真恨不得自己会隐身术,或者是瞬移术,干脆消失在这两个人面前算了,这个问题一个回答不好就容易引火烧身啊!  

  可能老天爷这次眷顾了梅落一回,也有可能是在惩罚她,反正没等她想好怎么介绍两个人的身份呢,他们就自报家门了。  

  彩衣男子先声夺人,他顾不上计较被叫“花孔雀”,他有更重要的事得追究。  

  “你管他叫落儿,这么亲密的称呼谁允许你叫的?我以小落落男人的身份命令你只许称呼她为梅小姐,要是叫唐夫人的话我会更高兴地。”说完还不要脸地朝梅落飞了一个媚眼。  

  梅落捂着眼睛低下头,跟他丢不起那人。  

  寒城墨立刻就炸了,“你少在那里胡言乱语,我才是落儿托付终身的人,我们的婚礼就定在下个月二十六,欢迎你到时候来喝喜酒。”他说完也对梅落抛了个媚眼,然后又飞了一个吻,誓要胜过那个花孔雀。  

  梅落这回连脸都捂上了。虽说这京城她没有什么熟人,但是走在街上被人指指点点的感觉也不好啊,她可不想像那些大明星一样出个门还得遮遮掩掩的。而这两个二货凑到了一起,绝对能够给京城提供一阵子谈资了。  

  果不其然,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,没一会儿就由唇枪舌战发展成为了武力搏斗,寒风好不容易等到买着了萨其马,回头却发现自己主子成为了被围观的对象,而未来主母正在旁边凉凉地看热闹,两位小主子也看得兴致勃勃的。  

  寒风努力冲过重重人群,挤到了梅落身边,先把萨其马交给甜甜,然后小声询问:“梅小姐,请问主子这是因为什么和人打起来了?”  

  梅落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,“闲的!”  

  寒风一听这个答案就凌乱了,主子哪是闲的没事打架玩儿的人啊。而且主子一点都不闲,忙死了,尤其是从长白山回来之后就更忙了。但是现在也不是和未来主母较真这事的时候,先在旁边看着吧,要是主子有危险,他也好立刻出手。  

  梅落虽然生气自己被围观了,但是也算是开了眼界,两个人的交手可以算得上高手过招了,这以前只在片场和荧幕里见过,没想到真正动起手来,更是让人眼花缭乱啊。牛皮糖的身手她听说过,在江湖上都是排的上名的。而寒城墨的身手却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,一直以为他常年病痛缠身,应该是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弱公子呢,看来世人对他的认识不够准确啊。  

  梅落还暗暗打算等有机会时一定要问问阿墨,这身手是如何练出来的,有空的时候也可以教教小天,自己学的那些招式还真不太适合他。  

  寒城墨和对方交手过后才发现人不可貌相,这么个看起来像是花孔雀一样的男子,动起手来却丝毫不含糊,也不知道落儿是怎么认识他的,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。  

  花孔雀牛皮糖公子也是边打边思量:这个男子到底是谁呢?身手不赖,但是江湖上却从未听说过,难道是庙堂之上的人?小落落怎么会和他在一起呢?他刚才还说下个月举行婚礼,真的假的?  

  梅落看了一会儿现场版的武侠动作片,觉得效果比那些吊威亚的假把式确实是好看多了,闪转腾挪,你来我往,打得那叫一个热闹啊。这不,没一会儿两个人的脸上都挂了彩了。  

  说来也怪,两个人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但是交起手来却是想法一样:往对方脸上招呼!因为他俩都在心里人为对方那张脸长的太勾人,容易把落儿(小落落)的魂勾走,所以都极尽所能地破坏它。  

  梅落对于他们谁输谁赢,哪里受伤都是不关心的,但是眼见着周围人越来越多,窃窃私语和高谈阔论都出现了,俨然把他们当作街头打把式卖艺的了。更有甚者,还有几个知道前因后果的人,给旁边给后来的人介绍呢:“看到没,就是那个女的,带着两个孩子,还有人为她争风吃醋大打出手。啧啧,长成那副模样,有什么值得那两个俊俏的公子哥喜欢的呢?难道是那方面比较厉害?”说完还猥琐地笑了。  

  梅落听到这话,瞅了眼那几个男子,差点没气炸了肺子,什么东西啊!然后手指朝那几个人弹了弹。  

  几秒钟后那几个胡言乱语的家伙突然像猴子一样跳起来,抓耳挠腮,又蹦又叫。  

  “啊,好痒啊,我的脸刺痒死啦!”  

  “我的也是,怎么回事啊!”  

  原本围观寒城墨和牛皮糖的人们又分出注意力去那看几个一边喊痒,一边在脸上使劲抓挠的人。议论的内容又多了一项。  

  看来不论哪个朝代,看热闹都是人们的天性,而八卦长舌也不只是女人的专利。  

  梅落决定不当猴子了,所以冲着缠斗的两人大喝一声:“住手,都给我停下来!”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 

  还有几分钟就零点了,我终于完成今天的任务了!流汗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