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85章 驱蛊治病

第85章 驱蛊治病

第85章 驱蛊治病 鹤舞情 2683 2017-12-24

    战王听到梅落要给自己解蛊毒,自然是忙不迭地点头,寒城墨见梅落没有多做任何要求就主动帮助父亲解毒,也是兴奋无比,这就说明她已经真正把他当作自己人了。  

  梅落解毒倒是没费什么事,三下五除二药到蛊除,但是在看到从自己嘴里爬出来的那条约有五寸长,肥嘟嘟、黑乎乎的蛊虫时,战王忍不住干呕起来。  

  “呕”,那么恶心的虫子是怎么进到他的身体里的?一想到它曾经在自己的肚子里面生存,并且还左右着他的心智,战王就忍不住地恶心和愤恨,那个该死的女人,真想将她碎尸万段。  

  寒城墨在看到那条蛊虫之后,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这东西看着有点恐怖,尤其是它在梅落临时制成的药水里不停地蠕动,他看着也想吐。  

  “落儿,这个东西怎么能处理掉,一定要弄死它,太硌潆人了!”寒城墨向梅落提议。  

  而梅落却面带微笑的把这条蛊虫收到了一个小瓷罐里了,“这可是个难得的好东西,我一直想弄一些研究研究,没想到今天倒是在这里如愿了。而且这个留着也才能准确地找到谁是对战王下黑手的人啊,不然仅凭你们的猜测,谁也不会承认的,再说错怪了好人怎么办。”  

  寒城墨点头称是,还是落儿考虑地周全。  

  战王也表示梅落说的很有道理,而且自从那只虫子出去之后,自己的头脑清明了许多,也不觉得心悸了,所以对于梅落,他是越发的信服了。  

  梅落把装有蛊虫的小瓷罐收好之后,又来到战王的面前,请他伸出手,为他仔细诊治。经过一番认真的检查,梅落的眉头蹙紧了,这副身子好破败啊,陈年旧伤加上忧思过度,年岁又大了,想要重新调理好恐怕不太容易。  

  寒城墨见她表情凝重,心也跟着提起来了,待她诊察完毕,立刻小心翼翼地问到“落儿,怎么样,父王得的是什么病?能治好不?”  

  梅落沉默了一小会儿,然后认真地对寒城墨说:“阿墨,你先别着急,战王的病其实并不难治,只是寻常的肺疾而已。”  

  “寻常的肺疾?那为什么看遍了龙运的名医却都不见起色呢?那些名医也都摇头说治不好了。你说父王的病好治,那是不是需要什么药材,我去找!”寒城墨焦急地追问,他感觉梅落没说实话,至少是话没说完。  

  梅落安抚他说“阿墨,你别慌,治这病的药我都有,不需要你刻意去寻找。而战王的病一直没治好主要是因为那些名医一直是在治标不治本,只是单纯地在医他的肺疾,而没有从根本上入手。战王长年征战,曾经受过不少严重的伤吧?那些伤当时也只是治疗好了表面而已,对于身体根本的损伤则是在日积月累之下益发严重了,所以要想调理好,需要很长一段时间。”  

  “落儿,那你说该怎样标本兼治呢?”寒城墨急于知道治病的方法。  

  “首先得是战王愿意放开胸怀,解除忧思,心情好了,身体才能好。”梅落这话是对着战王说的,因为只有病人愿意在心理上配合了,她才能取得更好的疗效,不然用再好的药都是事倍功半,甚至毫无作用。  

  战王寒忠武现在对于梅落的医术有了更深的认识,也对她更加信服和敬佩了,看来长白怪医并非是浪得虚名啊,见解果然不同。看过那么多所谓的名医神医,都只是依据他的病症下方开药,然后丝毫不见成效。一段时间下来,他都对自己的身体几乎失去信心了,以为一辈子就到这了,没想到今天竟然有人说自己还有好的可能,这让他又重新燃起了生的希望。  

  “梅姑娘,你就只管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吧,我一定好好遵从。还有,你也别总是战王战王的叫了,多生份啊,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叫我寒伯父吧。”寒忠武这话是认可了梅落的医术,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。  

  梅落没有受宠若惊的感觉,只是大方地回应,“那就多谢寒伯父的抬爱了,您也叫我梅落就好。”  

  寒城墨很高兴父亲对于梅落的认可,但是心底里对于称呼的事却是不以为然的,现在叫什么都无所谓啦,反正最后都是要叫父王的。  

  梅落没理会寒城墨脸上闪过的诡异神色,而是专心地交代寒忠武调理身体的注意事项,嘱咐他一定要多出去晒太阳,多活动,还让他不要再练那些剧烈的武术功夫,而是改练梅落新教给他的保健操,最后又开了药方,让他按时服用。  

  之后二人又和战王闲聊了一会儿,最后还设下了一个引蛇出洞的计划,就起身告退,去找那两个早在他们谈正事时就溜出去玩儿的两个小家伙去了。  

  寒忠武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感叹道“这梅落相貌虽然差了些,但是医术高超,人品也不赖,是个不让须眉的女子。可惜啊是个带孩子的寡妇,不然配墨儿挺好。唉,也不知道墨儿何时能娶到媳妇。”他又想到儿子不能碰触女人的怪病,更是对他的婚事担忧不已了。  

  再说出去的二人,边走边聊,没一会儿,寒城墨就把自己的家庭经历交代地一清二楚了,丝毫不落,绝对是毫无保留的。难得落儿对于自己的事情感兴趣,他巴不得地统统交代,恨不得连爱穿什么颜色样式的亵裤都说了。  

  梅落对于寒城墨时不时的犯二真是哭笑不得,她问起这些事情的最初目的其实只是想知道战王因为什么郁结于心,然后对症下药而已。  

  不过通过寒城墨的叙述,她也基本厘清了王府的人际关系,战王与寒城墨的亲娘聂心儿感情甚笃,可是生下寒城墨之后聂心儿的身子就一直不大好,在寒城墨六岁那年终于去世了,一年后战王又迎娶了现在的继王妃木纤紫,因为那是聂心儿的临终哀求,想要给儿子找一个可靠的后娘来照顾。当时的木纤紫是聂心儿最要好的姐妹,容貌才华都属上层,但由于是家中不得宠的庶女,所以高不成低不就的,二十岁了还没有嫁出去,最后在聂心儿的请求之下答应嫁给战王做继室。而战王心里却只有聂心儿一人,所以上书皇帝,只给木纤紫王妃的名头,却不要皇封诰命,也不载入族谱。  

  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,人前一副贴心可人温婉端庄模样的木纤紫,其实是个工于心计、颇有野心的人,嫁入王府之后,对寒城墨并不算善待,明里暗里地刻薄打压当时刚刚七岁的他,而战王不知怎么回事,自从聂心儿去世后就对寒城墨日益疏远了,甚至每次见面时表情都及其不自然,所以寒城墨也就渐渐地很少出现在他面前了。  

  听完寒城墨啰嗦的一大堆事,梅落突然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好像又重了呢,以前照顾两个孩子,现在好像得照顾三个了,因为她很心疼寒城墨年幼时就没有了家的温暖,她母爱泛滥地想补给他。她不由得想:现在抽身不知道可不可以呢?  

  但是一看寒城墨那看着自己就闪闪发亮的眼睛,她的心一下子就软了,唉,自己真的被他俘虏了呢。  

  想到木纤紫和聂心儿的事,前世看多了各种狗血剧的梅落突然浮现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“阿墨,你还记不记得你娘是怎么去世的?会不会有人为因素在里面呢?”  

  寒城墨被梅落的话吓得一激灵,唰地出了一身冷汗,他从来没往这方面想过,但是经梅落一提,他也觉得不是没有这种可能。因为记忆里娘亲虽然身子一直不太好,但是他六岁那年,娘的病却是来的很突然,没多久就撒手人寰了。当时年纪小,不觉得有什么,但是今天梅落这么一提醒,他也起了怀疑。  

  哼,最好别让他知道有人在娘亲的身上做了什么手脚,不然他一定要将那人挫骨扬灰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