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83章 慢慢交心

第83章 慢慢交心

第83章 慢慢交心 鹤舞情 2325 2017-12-24

    “什么?只要用水洗洗就能好,骗谁呢!”木纤紫第一个炸毛,她才不信儿子疼的那么严重,那小丫头又说那毒药名字叫“无敌瞎眼粉”,能这么容易就解了?  

  寒忠武也表示怀疑,但是没多说话,一方面是因为身体实在太弱,刚才这番折腾问话就已经耗光了他的全部力气,现在只能倚靠在床头才支撑住身体不倒。另一方面是他见到了寒城墨对于那小女娃的在意,所以他也不想多作为难,只要城瑞没有事,他可以不追究,谁让自家儿子主动去招惹人家了。  

  “这位奶奶,你若是不信,可以派个丫鬟回去试试看呀,有没有效果谁说了都不算,只有亲自试过了才知道嘛!”甜甜好心地给出建议。  

  木纤紫眼珠转了转,决定暂时听她的,毕竟儿子的眼睛是大事,于是就吩咐贴身丫鬟去给寒城墨用水洗眼睛。  

  甜甜见那丫鬟转身往外走,就脆生生地补充到“那位姐姐,一定要用冰凉的清水哦,越凉好的越快!”  

  不大一会儿,那丫鬟就回来了,满脸欣喜地回禀木纤紫“王妃,二公子好了,一点都不疼了!”  

  “那看东西受影响没?”木纤紫听到不疼了很高兴,但是仍然担心会有后遗症。  

  “没影响,二公子还说哪,刚才疼的死去活来的,怎么洗洗就好了呢?看东西还一点都没受影响,和平常一样,就跟刚刚做了一场梦似的!”  

  木纤紫这才完全把心放下来,  

  寒城墨却小声地对甜甜抱怨“你那毒药听着名字挺威风的,怎么那么容易就解了呢?怎么的也得让他多遭些罪啊!”  

  “嘻嘻,新爹爹,刚才那一会儿就够他受的啦,我那药粉里面添加了辣椒粉、胡椒粉、还有姜粉,再配上一些辛辣刺激的药材,弄到眼睛里绝对够疼够刺激!”  

  甜甜笑得一脸得意,小声地为寒城墨讲解了药材配置成分,他听着都觉得又辣又疼,怪不得没有解药呢,这些东西弄到眼睛里,可不是只能靠用凉水洗洗了咋的。  

  木纤紫耳尖地听到了两人的对话,鼻子差点没气歪了,这都什么人哪,居然比她还歹毒!但是王爷明显地不打算追究此事了,她再闹也不会有什么结果,所以干脆换个话题,“寒城墨,瑞儿的事可以就这么算了,但是磬峰的牙你们必须给个说法,除非你们能让他重新长出牙来!”  

  寒城墨立刻就想给她两句,自古以来,有谁能把牙打掉之后自己长出来的,这不是明显是卖空头人情么,这就是不算完的节奏啊,找虐就直说嘛。  

  可没等她开口,梅落先出声了,“继王妃此话当真?只要我能让你侄子长出新牙来,此事就算了了?”  

  “当然,但是前提条件是你能让我侄子的牙长出来!”木纤紫根本不认为谁能有本事让断掉的牙再长出来,就当她是在耍嘴皮子。既然她敢承诺,她有什么不敢答应的,反正她都没有损失。  

  梅落补充了一句“继王妃要言而有信哦!”说完就从随身包包里拿出一包药粉,递给木纤紫,“继王妃回去只要让你的侄子每天早晚把药粉涂在牙齿脱落处,不出半个月,一定让他长出新牙来!”  

  木纤紫接过那包药粉,极度怀疑,但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决定回去让侄子试试,万一真能有效果就更好了,即使没用,自己不也更有理由来对付寒城墨了么。  

  这么想着,木纤紫撂下狠话就走了,“哼,如果没有你说的效果那么神,咱们再一起算总账!”  

  “算就算,怕你啊!”寒城墨气不过地冲着她的背影吐了一口唾沫,他在心底里也是怀疑梅落的,还以为她是故意戏耍木纤紫呢。  

  梅落似笑非笑地瞅了寒城墨一眼,“怎么,以为我是骗她的?”  

  寒城墨点头也不是,摇头也不是,有点不知所措了,总觉得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。如果回答是吧,好像自己不相信梅落的医术似的,回答相信吧,那不是欺骗梅落呢嘛。  

  梅落看他那纠结样,笑了,这个男人真有意思,连一点小问题都不肯欺骗自己,看来值得自己慢慢把心交付给他。  

  “好啦,别在那为难了,我给她的药是真的,绝对有效,要不你可以试试?”  

  寒城墨一把捂住自己的嘴,确定一颗牙都没露出来,冲着梅落猛摇头,不要不要,啥也不如原装的好,他的牙齿很坚固,不需要敲掉重长。  

  两人斗嘴的工夫,战王寒忠武已经把目光调过来了,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们,还有那两只小的。奇怪,木纤紫都已经走了,他们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陪他老头子聊天吗?  

  还真让他猜对了,寒城墨一见父亲看他,连忙主动上前,扶他躺好,然后挥挥手,把屋子里的下人们都打发出去了,然后满是欢喜地说到“父王,您猜最近几天我没过来探望您是干什么去了?”  

  战王摇头,他这个儿子素来和自己不亲近,所以他也就很少打扰他,久而久之关注的也就少了。他说怎么最近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呢,原来是墨儿没来看自己啊。看来自己真的是病糊涂了,很多事都搞不清楚了。  

  寒城墨的声音和表情都带着欣喜,兴奋地对战王说“父王,我去请长白怪医去了,而且很幸运的请来了,这下子您的病一定能好!”  

  “长白怪医?”战王也有一点小激动,但更多的是意外。传闻他也听到过一些,说的不外乎是长白怪医医术高超,但是脾气古怪,每月看诊一次,仅限于自己的医庐,从不外出为人看病。这么多年来,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貌,也没有人能在他出诊日期之外找到他。所以自己在看遍了天下名医仍然无效之后也没考虑过去请长白怪医,因为自己的身体根本经不起长途跋涉,而长白怪医根本不可能来府上为他治病。  

  “是啊,我真的把她请来了,您看,她就是!”寒城墨献宝似的拉过梅落,指给战王看。  

  而战王刚刚兴起的希望一下子就落下去了,无奈地摇了摇头,墨儿毕竟还是年少不更事啊,这明显就是被骗了嘛,长白怪医成名三十载了,怎么可能是个年轻的女子呢!  

  梅落看着战王眼里的不苟同,并不气恼,而是笑盈盈的对战王说到“战王千岁,先别急着下定论啊,听听我的诊断再放弃希望也不迟嘛!如果我没看错的话,你最近应该有心悸乏力,昏昏欲睡的感觉吧?而且经常觉得自己的行为与自己的本心相违背,苦恼却无计可施?您说我说的对吗?”  

  战王的眼睛随着梅落的话语越睁越大,怎么可能,她连脉都没摸,怎么能把自己的病症说的如此精准?难道她真的是长白怪医?  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 

  呼呼,终于写完了,好在没写到明天去,觉觉啦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