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097章 兰姨婆到府

第097章 兰姨婆到府

第097章 兰姨婆到府 明梓 2009 2017-12-24

  回到辅国公府已是酉时了,虽然满身疲惫,可是由于浸泡过几个时辰的药浴,蛊毒点点滴滴的慢慢的从骨子里瓦解了,感觉身体朗阔了不少,随意的换过衣服之后,便去大厅请安。

  还未进大厅,便听到客厅内的说笑声此起彼伏,细细听来,楚吟钰听到一个有些熟悉却不是楚府之人的妇人也在谈笑风生中。

  好像是?

  怀着疑问,楚吟钰信步踏进厅门,寻着着大厅里的人,只见一位五十多岁的妇人端坐着,满头的银白盘成发髻,几根精雕细作的簪子简单素成,却掩不住满脸的的精神矍铄,神采熠熠,一身的华服更衬托的雍容华贵,手持一根深褐色楠木拐杖,仗头镂空雕刻着一只狼图腾花样,血盆大嘴张着,栩栩如生的彷如一只正在吼叫的野狼!

  看到楚吟钰提裙进厅,缓缓走进,步步生莲,一身淡蓝色的袄裙更显清冷孤静,虽面不改色,却眼里透着狠劲,好像一只寻找到猎物一般的饿狼,巴不得立刻吞食的迫切。

  楚吟钰心头有了底,这便是风姨娘与风傲阳的娘亲,潇王府的兰侧妃,自潇王妃死后便独揽府中大权,前世的自己总是随着楚筱梦跟在她的身后‘兰外婆,兰外婆’的叫着,乐此不疲!

  如今回想起来,她也只有在人前才会答应自己的叫唤!

  仔细算来,也不过是一只狼外婆而已……

  “哟,钰儿回来了!快过来让兰外婆好好瞧瞧!”兰姨婆满脸慈爱的面容笑呵呵的朝着楚吟钰喊道。

  “给兰姨婆请安,兰姨婆安好!”楚吟钰唇角扯出一个轻微的弧度。

  “钰儿,你……”听到楚吟钰似是有意无意的纠正并非是外婆,而是姨婆,兰姨婆脸上挂着窘迫,一时按捺不住,本想出言训斥,转而想到她说的也没有错,她的母亲是潇王爷与王妃的嫡出女儿,尊贵的明慧长郡主,她的外婆自然是已故的王妃!

  不过这般给她难堪,当着这么多晚辈的面来羞辱她的越矩,当真是给了一记当头棒喝的感觉啊!

  但她可以忍,当年没有让她一朝毙命,看来也是她遗留下的祸害了!

  “钰儿,还望你见谅,兰姨婆亦是与姨娘一般,把你当做亲生外孙女一般疼爱的!当然了,自古嫡庶有别,尊卑有道,姨婆也是一时嘴快了!”

  风姨娘看出了兰侧妃的不快,害怕她一时发怒,急忙谦卑的圆场道,虽说娘亲是越矩了,却也是爱孙心切,一个可怜老妇人的肺腑之言罢了,在场的人听后也只会怪楚吟钰本不懂尊老,不念孝道罢了!

  “风姨娘所言极是!倒是钰儿不懂礼数了,本是妾同妻尊,不该如此计较的!”听了风姨娘的辩驳,楚吟钰一脸惶恐的道来,满脸的委屈之状,倒是让在场的人看到眼里,听在心上了。

  兰姨婆一直是潇王府的侧妃,王妃故后,还是不被王爷扶正,想想这风姨娘与自家娘亲的命还真是一模一样!

  但潇王爷病重后,这兰姨婆独揽手中大权,更是以王妃自居,掩耳盗铃一般的在风津的宴会中出席,久而久之,风津众人也倒是认同了她的王妃之尊,只是毕竟没有入过族谱,终究是算不得数的,楚吟钰这般的说辞,正中下怀的戳痛了兰姨婆的痛处。

  “额?钰儿又调皮了,自古嫡庶有别,如何相同呢!”楚候笑着无心的纠正道。

  “是,侯爷说的极是!本该如此。”风姨娘圆滑的应和,脸上还是挂着笑容,只是心头好不痛快,自己受辱也就罢了,还连带着娘亲受屈!

  只见兰姨婆的脸上一阵发白,眼里更是冒着怒气,两手紧紧的握住狼头拐杖,忍着,这么多年了,还没有人敢如此不给她面子的!

  “是,钰儿铭记父亲的教诲!”楚吟钰倒是笑盈盈的落座,她就是要惹怒这位风姨娘请回来的救兵,一直防着她们,还不如转守为攻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没必要跟她们故弄玄虚。

  楚候对兰姨婆倒是不温不火的,只是从前钰儿对她是喜爱的不得了,现下却看出了似乎有些疏远,也不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,大厅之上,他也不好多问,只得顺道帮带她,只要是钰儿,自然就多偏爱一些!

  “先用晚膳吧!你兰姨婆过府即是客,还望孙女们懂礼守孝,不要辱没了楚府的门风啊!”楚老夫人坐在正上首正色道,当年这位兰侧妃的手段她自是了如于心的,否则又怎会独揽潇王府大权,如今更是如日中天,她自是要忌惮几分的!

  “是,是,老夫人说的是!”柳姨娘看到风姨娘神色中的谴意,立刻讨好道。

  “楚府一直在老夫人的严厉管教下,门风一直良好,堪为风津效仿。以后定然也会谨守本分,不会给楚府抹黑的!特别是大小姐乃是楚府的嫡长女,更是府中小姐们的典范,楚府的门面,自然是大家闺秀的表率!”

  “嗯,确实如此,钰儿更要做出表率,给妹妹们树立一个好榜样!不要让人给小瞧了去!”老夫人微笑道,给她一顶高帽戴,让她日后懂礼守孝,也好给兰侧妃一点颜面!

  晚膳吃的各怀心事,食不言,寝不语,虽是楚府的规矩,却诡秘的异常,众人匆匆食完便各自回苑了!

  淸钰苑

  刚坐下,楚吟钰眉头紧蹙,琢磨着风姨娘搬来救兵的用意,不过却是无迹可寻,上一世对兰姨婆就甚少了解,只知她掌管着潇王府,倒是与外祖父不是很亲密,记忆就从未看到过两人共同出现的时候。

  哦,对了!自重生之后还未见过外祖父,这个外祖父对自己也是如父亲一般宠溺的,奈何自己性命垂危之际也未见他出现呢?虽说上次风姨娘请来的刘半仙确实是托外祖父的关系,可内里究竟是怎样,谁又清楚呢?

  总感觉这一切并不像表面看的这么简单,好像越来越复杂了!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