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098章 祖孙三人

第098章 祖孙三人

第098章 祖孙三人 明梓 2270 2017-12-24

  思及此,楚吟钰立即喊来李齐,吩咐道,“李齐,看来我们目前知道的消息太少了,还不足以对抗外敌,眼下你先查查这兰姨婆的底细,还有潇王府中的情况,而后你负责笼络一些可靠的人,组建我们的一些暗卫与可用之人!”

  “是,小姐,属下定会好好办妥的!”对于这个小姐,他自是没有异议的,只是她虽然小小年纪,眉宇间的青涩还未褪去,就这般的小心筹谋着,本该是天真浪漫的年纪,却整天一副冰霜封冻的冷气模样,让人忍不住心疼!

  “小姐,今日遇到的老妇人,小姐准备如何安置?”白束还在邪王府照顾老妇人呢,一直候着小姐的吩咐,春琴想起小姐今日对老妇人的异样,应该是小姐关心的事儿,不由的提道。

  “嗯!”楚吟钰淡淡道,“你待会派人送一封拜帖到邪王府,我明日到访,然后吩咐人去忆漪阁收拾出一个房间,留给老妇人住。”

  那里是楚府的禁地,应该不会有人敢擅闯,本不应回府的,可是眼下也没有可去之处,也总不能一直留在邪王府。

  风皓祯?

  那一双似笑非笑的桃花眼映入脑海,脸上浮上愠色,真不该今日把老妇人送去邪王的,想到今日二人的过分亲近,楚吟钰眼中的厉色更显,一定要查出这风皓祯到底背后有什么阴谋诡计?否则怎么如此恬不知耻的纠缠不休!

  自此,楚吟钰把风皓祯划入黑名单!

  “是,小姐!”春琴应道。

  看着春琴她们走后,楚吟钰一个人静静的闭眼用右手背支撑着头,思绪万千!

  算算自己重生有三个月了,只顾眼前的争斗,而忘记了不断壮大自己的势力了。

  这要巩固势力,最缺一不可的便是钱财了,无论是收买人心,还是其他的,都少不了现银,而自己只能靠着每月的月例银子过活,要做其他事便捉襟见肘了。

  虽说母亲忆漪阁里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,只是那既然是母亲的遗物,自己自然不该把它变卖掉,不光是父亲不答应,即便是父亲应允,自己又何其忍心呢?

   府中的财政大权都在风姨娘手中,自然,老夫人也是插手期间的。虽说自己是嫡长女,楚府无正妻,也本该有自己主持家政,但现下风姨娘一向没有任何把柄,在楚府中人人惧怕,自己想要插手府中中馈大权,自是难上加难的。

  这个问题还得好好筹谋!

  采薇园

  兰姨婆、风姨娘、楚筱梦三代人坐在一起,对方才的事还在耿耿于怀。

  “娘亲如今可是看到那丑无盐的厉害了,巧言令色的,非昔日可比了!”风姨娘鼓动兰姨婆道。

  虽说娘亲是受了些委屈,可也只有这样,娘亲才会看清这个丑无盐的厉害,不会松懈的予以还击,好给她点颜色看看,否则枉费她受了那么多的窝囊气了!

  “我看着也就一黄毛丫头,牙都还没长全,就学会伶牙俐齿了,我吃的盐也比她吃得米多了!当年那些个贱妇都斗不过我,更何况这么个小不点儿!”

  兰姨婆一脸睥睨道,不是她自负,这么多年在风津的上流社会中,她都能游刃有余,自然不会讲楚吟钰放在眼中。

  “也不是光逞口舌之争的,还是要讲点正本事的,媃儿不必着急,等为娘的先给她点苦头尝尝,也还要让她尝尝我们可不是相与的!”

  “外祖母,梦儿的脸该如何是好?”楚筱梦在一旁有些急了,自从外祖母进府后一直在谈着那丑无盐的事情,倒是把她给忘记了,她的样貌才是头等的大事呢,这些天害得她从不敢出府,也不敢收别人的拜帖,只得一个无聊的呆着,真是气恼极了!

  “哦!倒是把我们的风津第一美人给忘了呢?”兰姨婆戏逗道,梦儿一直是她们头等的筹码,是谋划着要送进宫做中宫之主的!这容貌自然是不能怠慢的。

  “外祖母又取笑梦儿,梦儿不依!”楚筱梦嘟囔着嘴唇,娇羞的嗔道。

  “梦儿,你外祖母与你说笑呢,你的美貌可是我们家头等的大事,怎么能不顾呢,早在今晨回王府的时候,你外祖母便把你的药膏给调制好了!这是给你的,你一日涂抹三次。”风姨娘一边说着,一边命人拿出一个圆形的紫色瓷盒递给楚筱梦。

  楚筱梦惊喜的打开瓷盒,一股淡淡的幽香迎面扑来,紫色的乳膏的稠状物体。

  “这可是我们惑族独门秘方所创所制,内有珍贵药材可是难能可贵的,可令肤质如新生,光滑细嫩,焕然一新,更甚从前。”兰姨婆看着楚筱梦解释道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外祖母何时骗过你!”

  “梦儿谢谢外祖母垂爱,那梦儿先行告退了,外祖母早些歇息,梦儿明日再来向你请安!”楚筱梦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,想要早日复原,行了行礼便告退了!

  “你看看这个梦儿,如此迫不及待的!”兰姨婆看着匆忙离开的楚筱梦笑道。

  “娘亲,女儿想问问你,当年给那丑无盐下的蛊毒能否可解?”风姨娘见楚筱梦走后便郑重其事的问道。

  “无药可解,除非是惑族懂蛊术之人方可为,只是这惑族有族规,从不允许出来,只在族内活动,外人更是不得而知,而且离风津相距甚远,断不会有人懂得蛊术的,哪怕是医术高深之人,那儿也是个禁地,不得而知!”

  “那万一出现如娘亲一般出族之人,岂不是有法可解?”想到楚吟钰对那汤药的排斥,不禁有些担忧是否是已经解毒了!

  “媃儿可是担心那丑无盐的蛊毒已解?”一眼便看出来风姨娘的眉头之忧,兰姨婆开门见山的问道。

  “娘亲明鉴,那丑无盐上次病重后便不再依赖一贯给的汤药了,女儿惶恐,是否已经解蛊。”

  “不会!”兰姨婆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  “为何娘亲如此肯定?”

  “其一,当年为娘种下的是惑族极少的情花蛊,放眼天下,如今只有三人可解;其二,当年的蛊毒是用我的血做的药引,如若没有我的血,无人可解;其三,那情蛊种下已有十二年之久,早已集聚在她的青斑之上,就算可解也不会清除干净,如若没有汤药续命,顶多活不过三年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难怪娘亲如此胸有成竹,女儿这下就放心了!”风姨娘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  “看看你,被一个还未及笄的小女儿家扰了心智,竟忘了平日的理智,你也是风雨走过的人,怎的如此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,也不怕让人听见笑话!”

  “娘亲说的是,女儿记住了!”

  二人谈的兴高采烈,越说越兴奋,忽略了窗外一抹身影缓缓退出……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